新世纪哈佛大学本科生课程改革及启示
发布时间:2007-02-12                                   浏览次数:746

[摘要]2002年10月,哈佛大学启动了新一轮本科生课程改革。两年多来哈佛大学课程改革经过艰苦努力取得阶段性成果,核心课程、科学与技术教育、教育国际化、课程教学法等方面都形成了初步构想。本次课程改革在组织设计、分工协调、鼓励参与和民主决策等方面给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关键词]课程改革常务委员会;本科生课程改革;哈佛学院课程
   
一、哈佛为何要改革
  哈佛大学本科生课程改革是“几年一小改,几十年一大改”。距离1974年启动的大改已经30年了,历史的使命和责任再次落在哈佛人的肩上。哈佛大学这次全面课程改革的最直接原因是,核心课程强调“思考的方法”其标准模糊不清,有时被忽略;有的核心课程太难,有的又太容易;开设核心课程的筛选过程低效且不透明,教师和学生都不清楚各个核心课程领域的具体指导方针,筛选标准无法清楚地得到解释;核心课程数量不足;核心课程的领域太过宽泛,核心课程和系里的课程区别不清,现行必修课太错综复杂,教师甚至没有信心在自己的专业领域给予学生指导,极少有余地供教师为学生提供指导和劝告。哈佛大学文理学院院长科比(WilliamC.Kirby)在致同事的一封信中说:“我们将首次改革一代人以来哈佛学院(哈佛学院为文理学院的本科生学院,本文作者注。)教育的内容和结构……我们必须开展自我批评,目的是为了改进。我们力量是强大的,但是我们不能贪图安逸。一所大学和一个人一样,吹捧和自满都是改革的敌人。哈佛大学之所以成为一流大学,是通过连续不断的回顾自我、反思自我和更新自我取得的。哈佛大学新任校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和监察委员会首次会面的中心议题就是本科生教育,他和许多教师都很重视本科生教育,非常支持改革本科生课程的动议。

   二、改革的步骤和进程
  2002年10月,科比正式宣布启动1978年以来哈佛最全面综合的本科生课程改革。
  第一阶段主要是集思广益,收集哈佛学院内外教师、同学、校友和社会同仁的课程改革意见和建议,思考如何最佳地设计改革步骤,确保最广泛的参与。时任本科生教育主任的本尼迪科·格若斯(Benedict H.Gross)征求在读本科生对自己受教育体验的看法,邀请共同承担本科生教学责任的研究生以及其他负有教学任务的教师发表评论,校友可以就离校后的经历来评价哈佛本科生教育的优劣。2002年秋季,格若斯还组织了一系列专题座谈会,讨论核心课程以及其他院校本科生教育模式。2002年11月,科比召集哈佛大学师生一起坦诚地讨论核心课程优点、缺点和需要修改的地方。
  2002年学期末,哈佛大学对诸多问题的详尽思考形成了一个框架,任命了4个工作小组和1个课程改革指导委员会来对现行课程展开全面分析和评审。这4个工作小组是:教学法工作小组、普通教育工作小组、专业教育工作小组、完整学习体验工作小组。每个工作小组有2位主席负责,成员包括若干终身教授和普通教师、1-3位本科生、1名研究生、1名与本科生工作密切的管理者、1名来自哈佛大学其他学院的成员,共计12-13名。由于课程各组成部分之间相互制约,各个工作小组的工作可能会重叠,所以又设立了课程改革指导委员会。指导委员会的2位主席是文理学院院长威廉姆·科比和哈佛学院院长本尼迪科·格若斯,成员包括4个工作小组的8个主席,负责协调各个工作小组的工作。各工作小组再细分为若干更小的任务小组集中研究具体的主题和途径,任务小组并不行使工作小组的全部职责,而是建立“经验性数据库”帮助工作小组制定管理原则并提出建议。
  2003年4月,格若斯被任命为哈佛学院院长,他随即召开了两次全体教师会议,讨论了改革的目标和结构。2003年12月,课程改革指导委员会主席科比和格若斯提交了“关于课程评审进度的中期报告”。报告总结了过去的工作,重点阐述了4个工作小组探讨的主题和探讨的途径。在过去的两年里,哈佛大学邀请19位校内外教师和专家,就本科生课程改革撰写颇有见解的论文。论文不是集中于具体行政管理结构上必修课的建议,而是关注博雅教育面临的广泛问题,开发基础性的、综合性的哈佛学院课程。2004年4月,课程改革指导委员会公布了《哈佛学院课程改革报告》,总结了过去两年各方提出的课程改革建议,标志着第一个阶段的工作基本结束。
  第二阶段工作任务是评论、讨论、辩论、逐步深入、进入高潮,即通过教师团立法(faculty legisla-tion)推出新的课程计划。2004年6月起,哈佛大学文理学院又陆续组建了普通教育委员会、科学技术教育委员会、建议和咨询委员会、说明性写作评审委员会、教学法改进委员会和元月短学期委员会,分别落实2004年4月报告中提出的相应任务。各委员会成员基本上是重新选择的,和第一阶段工作小组成员并不重合。2004年12月至2005年5月,哈佛学院先后举办了5场教师论坛和2场学生论坛,讨论2004年《哈佛学院课程改革报告》中提出的课程改革建议:1)普通教育论坛,2)专业和指导论坛,3)课改全面反馈学生论坛,4)科学教育、国际体验和元月学期论坛,5)写作、口头表达和有效教学论坛,6)新的生命科学导论课教师论坛,7)新的生命科学导论课学生论坛。

  三、改革的阶段性成果
  面对盘根错节的繁重任务,本科生教育改革委员会如何着手工作呢?正如2002年“科比院长致哈佛同僚的信”所言:“最简单也是最困难的问题是21世纪前25年‘受过教育的人’的含义是什么?博雅教育的永恒目标是什么?在现代研究型大学背景下,如何提供相应的教育达到这些目标?如果本科生教育存在一个共同基石,那么应如何构建它,又如何得以最佳的传授?哈佛毕业生对某学科或领域应该了解的深度是多少?我们应该如何通过为学生提供自由的选修课和丰富的学习机会,直接通过哈佛大学教师构建个性化教育?我们如何在美国国内外教育生活和工作在世界各地的新一代学生?我们如何来充分地利用这样的事实:我们学院处在一所伟大的大学里,这里的兄弟学院聚集着杰出的学者,我们如何用坐着听讲演(大班听讲演的教学方式,师生之间不能直接对话,被讥为‘远程教育’)以外的方式为学生提供更好更多的学习机会?怎样进一步推进有意义的师生互动?怎样吸收哈佛文理学院以外其他学院的优势?”经过两年多的碰撞和探讨,初步的共识是新的课程计划要强调知识的综合性,强调国际化学习、研究和体验,强调科学和技术的重要作用。课程改革的目标是增加本科生课程的选择性和灵活性,精心打造较少必修课、较多博雅传统的本科生课程。2004年4月,课程改革指导委员会公布《哈佛学院课程改革报告》宣告第一个阶段工作基本结束。报告全面总结了第一阶段的工作,从“21世纪哈佛教什么,如何教”两个方面概括了课程改革的57条建议。2004年12月至2005年2月,哈佛学院举办4场教师和1场学生论坛,深入讨论2004年《哈佛学院课程改革报告》中提出的课程改革建议。新一轮改革初步认定的本科生教育目标是,培养好奇的、反思性的、经过良好训练的、有知识的、严谨的、有社会责任感的、独立的、质疑的创造性思想家,他们有能力在全国和全球过着奉献性的生活。下面从几个方面分别综述哈佛大学课程改革的阶段性成果。
   (一)“哈佛学院课程”替代核心课程
  哈佛本科生教育应该有一个共同基础,核心课程改革无疑是本次课程改革的重头戏。在2004年4月公布的《哈佛学院课程改革报告》中,有一种提法是用“哈佛学院课程”(HCC)替代现行核心课程,保持普通教育的延续性。“哈佛学院课程”是综合性、选择性、基础性、灵活性的普通教育课程,最显著的特点是跨学科的综合性,教师负责确定学生必要了解的知识,学生如何最好地学习,以便毕业之后在迅速变化的学术领域里继续保持卓越。这种课程将准备有特色的课程材料,开阔哈佛师生的视野,介绍知识、概念和最主要的文本,加强培养核心技能(推理、写作、口头表达等等)。在现行分类结构的基础上增加人文社会科学、生命科学和物理科学必修课,在学生投人时间、课程质量和性质上大力加强国际化课程和科学课程组成部分。与核心课程强调思维方式不同,“哈佛学院课程”更重视教师认为学生有必要知道的事实性知识。部分教师建议,普通教育应该更加重视没有解决的学术问题,最好的体系是让学生提出社会上尚未得到答案的问题。
  “哈佛学院课程”不是任何单一学科本身的导论,也不在任何单一学科的保护伞之下。“哈佛学院课程”是革新性和合作性的教学良机,哈佛文理学院内外相关领域的教师将走到一起,用共同语言跨越学科界限进行相互之间或与学生之间对话交流,规定学生应该了解的最重要概念和途径。科学研究是跨学科,“哈佛学院课程”的教学方法也应该如此。这些课程的教学可能是联合教学,也可能是由1位具有广博兴趣和才能的教师教学。他们应该发挥显著作用提升学生批判性技能:精细阅读、逻辑性辩论、阐述性写作、口头陈述、适当的量化推理能力,等等。教师建议,“哈佛学院课程”课程应该包括世界历史、种族本质、从塞万提斯到卡夫卡的欧洲小说、艺术等。目前,有2门“哈佛学院课程”在规划开发阶段,它们是为专业学生和非专业学生同时提供的生命科学和物理科学导论课(全课程)。哈佛大学不倾向把“哈佛学院课程”作为满足普通教育要求的惟一手段,允许学生选修系里的或其他部门开设的课程或者横跨宽广知识领域工作满足普通教育要求。现有核心课程可以作为系里课程或者作为“哈佛学院课程”的基础,“哈佛学院课程”的知识领域比现行核心课程的范围要宽,因此领域数目肯定更少。
  (二)科学技术教育
  当前,哈佛大学本科生生活在科技汹涌澎湃的革命浪潮中,科学改变了人们交流的方式,改变了人们对生命生物基础工程的理解,对传统人文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观念提出挑战。科学技术知识受政治和文化影响和干扰最少,更具全球性。哈佛大学正在大力投资补充科学教师,增加科学课程的研究设施,本科生应该成为最直接的受益者之一。哈佛不仅要培养科学专业学生,也要培养欣赏科学及其在现代社会与公共政策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人文社会科学专业学生。哈佛要让学习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生学习物理科学、应用科学和生命科学,作为广泛共享的教育基础。每位本科生的科学教育,在深度和广度上都要和传统的人文和社会科学方面保持一致。改革过的课程应该提高哈佛毕业生的科学素养,哈佛学院毕业生应该通晓前沿的科学知识。哈佛大学科学课程的问题是学生常常花费了前2年学习事实性知识,获得进一步学习学科/专业需要的技能工具箱,直到3年级才建立起学科间的联系。科学技术教育委员会建议,开设生命科学和物理科学导论课为专业学习者提供必要基础,同时为不打算在科学领域学习更多课程的非专业学习者奠定有益的知识基础。导论课既应该为专业者提供必要的工具箱,也应该探索学科之间的联系。
  (三)教育国际化
  21世纪哈佛大学目标是培养全球性社会公民,为学生生活在文化和文明不断变化的全球性世界做准备。作为美国引领潮流的高校,哈佛学院有责任不仅仅把学生——他们将生活并工作在全世界的所有角落——教育为本国公民,而且要教育为世界公民,不仅要具备理解他人的才能,而且具备理解自身和祖国的才能,就像其他人看待他们一样。报告建议,哈佛本科生课程应该高度重视国际化和全球性研究学习,使更多哈佛学院学生有机会到国外学习研究。国外学习常务委员会正在努力在未来几年把出国学习学生人数增加两倍,期望每位哈佛大学本科生完成一次国外工作、学习、研究的经历,要求所有学生继续学习外语。哈佛大学有许多实力很强的国际研究中心,并且提供60余种外语教学。新校长萨默斯设立了国际项目办公室(0IP),要求专业课程做出调整,为国外学习提供便利,减少1门核心课程必修课,取而代之的是国外1学年学习的学分。哈佛希望提供世界性的教育和世界中的教育(Of the world and in the world)。
  (四)增强本科生教育选择性、灵活性和综合性

  目前,哈佛大学要求本科生修满32门课程并达到及格分才能毕业,其中专业必修课占1/2,其他必修课占1/4,选修课占1/4。学生可以从9个渠道获得课程选择:阐述性写作、外语课、核心课程、专业课、新生“习明纳”、出国研修、外语嘉奖、本科生教师教育、跨校选课。改革目标应该是为哈佛学院学生增加更多课程选择,包括其他学院的课程。因为哈佛学院处在一所伟大的大学里面,传统上属于哈佛文理学院的细胞生物学、生物物理学、社会学、经济学、哲学、宗教学等核心学科领域的学者现在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其他专业性学院里。哈佛大学文理学院将帮助学生在全校范围寻找受教育机会,将带头规划增加和兄弟学院的教育合作,让哈佛学院的学生和教师从中受益。
  哈佛学院吸引了最聪明的学生,必须坚持课程高标准,鼓励他们从事广泛探索,尝试不同专业课程以培育广泛的才能。哈佛学院专业必修课数量将再次减少,确定专业的时间将推迟到第2学年中期,赋予学生更多机会在专业学习之前进行学术性探索。每个专业的目标和结构应该由教育政策委员会评估检查核实。教师论坛上,部分教师认为哈佛学院专业教育太狭窄了,有的专业必修课相当于硕士而不是学士学位的要求,3年专业学习是博士研究的理想准备,与文理学院本科生培养核心目标相悖。教师们建议,重新审视专业教育目标、结构和要求,减少专业必修课,增加选修课程。不管学生是否准备申请荣誉学位,专业必修课都应该限制在12门半课程,让他们有更多时间到国外学习,或学习跨学科课程。
  现代科学和人文探索经常是跨越传统学科界限的,大多数公共政策决策需要思考来自许多学科(有时是相互矛盾的)的观点。哈佛大学鼓励学生探索跨学科的主题,让学生接触不同学科间存在的文化冲突。建议为学生提供更充实的“巅峰体验”课程,鼓励学生通过跨越传统学科界限的高级主题学习,面对当代主要的认知冲突。科比院长认为,为了建设性地理解、批判和改造人类世界,学生有必要了解自己没有专长且没有深人研究的领域的重要性和关联性,因为从最根本上看不同领域的知识不仅在学术领域是相互关联的,而且在民事、商业、环境问题、未来的学术发现中也是关联的。
  (五)元月短学期(J-Term)
  元月短学期委员会认为,元月短学期有利于增加国际研修的机会,实现国际化教育计划。每年把元月空出来用正式课程之内或之外的试验课程,在3周半时间里提供不同能力水平的课程,包括国外课程、医学和科学实习、全课程的延展课程等。科比院长在教师论坛上说,不管哈佛是否增加元月学期,哈佛将会认真地考虑把期末考试提前到寒假之前。现在,哈佛要求学生元月份返校,在最寒冷和黑夜最长的冬季背负着沉重的学习负担,迎接最难忍受的是期末考试。部分教师质疑元月学期是否能够最好地利用师生的时间,还有教师供给和补偿的问题。哈佛学院物理系教师就此投票,结果是270票表示反对,有1人弃权。他们对元月短学期的教育目标感到困惑,认为元月短学期会缩短暑假时间,而物理系认为暑假对于深度研究更有价值。英语系1位教授认为,元月学期可以考虑,但是教师团应该谨慎地缩短“阅读时期”的长度。
  (六)课程教学法
  哈佛将彻底整顿教师借以给学生学术指导的制度,更加密切师生之间接触,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哈佛大学要求学生在校4年参加小组教学,扩大学生和教师互动机会,教师不仅与学生在课堂内外互动,也评价学生的学习、学术论文、报告、实验结果等等。学生不仅是坐在讲堂里听教师讲演,还应该直接和大师们产生思想碰撞,在Seminar或更小的班级里向他们发起挑战。博雅教育是师生共同的努力,因此,建议哈佛大学重视课堂小班教学,其余本科生教育也要注意控制师生比。从小组教学要求开始,一年级教师主持的研讨课,如新生Seminar或类似的东西,接着是所有专业的三年级Seminar都要小班化。因此,未来十年教师将显著增加。为此,哈佛大学还准备改造现有Seminar教室,新建座位环行摆放的小教室,便于师生之间和学生之间的互动。博雅教育不仅在教室和实验室里进行,还应该通过个别谈话和指导帮助学生进步。科比院长在教师论坛上透露,哈佛大学将新增1名学生指导主任,准备创建学生指导中心。教师们建议说,目前教师团导师(faculty advisers)只有30名,要尽快增加导师数量,除了1名学监(proctor)之外还要为每位新生配备1名非住校导师。博克教学中心、哈佛写作项目以及哈佛计算机辅助小组都将成为教学法改革和培训的重要基地。
  其他方面,哈佛大学也提出改革建议。如,哈佛将重视思考本科生校园生活(住校和课外活动)与本科生教育之间的关系。部分教师建议;为建立更加有力的哈佛学院社区感,应该像耶鲁大学那样新生入学后立即安排到高年级学生住宿楼里居住,更早些接受宿舍楼导师的指导。另外,哈佛大学将强化本科生参与科研。哈佛大学拥有世界一流的不断拓展知识疆域的研究型教师队伍,新课程将充分利用这一优势,从一年级开始鼓励学生与教师共同研究,开设更多探究型课程为学生提供研究学习,帮助学生过渡到独立的研究项目。
   

  四、启示
  目前很难预料,2002年启动的哈佛大学本科生课程改革是否能够像1945年和1978年课程改革那样取得成功,为哈佛大学赢得广泛的赞誉。但是,此次哈佛大学课程改革的组织设计与推进模式已经为我们带来诸多启发。
  首先,集思广益科学决策
  从管理学角度分析,课程改革过程实际上就是教育决策的过程。决策要建立在科学的情报基础上,哈佛大学十分重视来自哈佛社区内外的信息,努力做到信息全面、及时、真实。改革之初,哈佛大学通过专题座谈会、电子邮件、普通信件、工作小组、宿舍楼讨论会、任务小组、研讨会、专题网站等形式,广泛邀请动员哈佛在读的学生、毕业的校友、校内外专家和教授献计献策。尤其可贵的是,作为美国高等教育的排头兵,哈佛大学没有孤芳自赏惟我独尊,而是虚心地从其他兄弟院校汲取经验。本次课程改革的起始阶段,哈佛大学就邀请了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耶鲁大学等高校相关专家参加座谈,请他们介绍课程改革的经验。哈佛课程改革路径是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相结合的,是保持自身发展历史逻辑和汲取外部经验相结合的。第二阶段,哈佛大学先后组织了4场教师论坛和1场学生论坛,讨论第一阶段收集的意见和建议。与哈佛大学课程改革形成鲜明对比,我国课程改革多是少数专家或领导居高临下的精英决策,是自上而下强行推动的。也许这种改革是有前瞻性的,是高屋建瓴的,但是不一定是符合实际需要的。
  其次,精心组织协调得力
  本次课程改革,哈佛大学精心设计组织,合理分工协作,第一阶段成立了教学法、普通教育、专业教育、全面学习体验4个工作小组。工作小组成员身份和背景各不相同,既代表了哈佛社区广泛的意见,也有利于加强各个学院之间联系。各工作小组的主席充当“联结针”,课程改革指导委员会和下属工作小组就联结起来,各项工作也容易协调一致,提高了工作效率。第二阶段哈佛大学解散了原班人马,重新组建普通教育委员会、科学技术教育委员会、建议和咨询委员会、说明性写作评审委员会、教学法改进委员会和元月短学期委员会,分别落实2004年4月报告中提出的相应任务。之所以让委员会成员与第一阶段工作小组成员不重合,很可能是希望吸收更广泛的意见和建议,避免以偏代全。
  再次,课外活动和显性课程并重
  哈佛大学课程改革没有把自己局限在课堂和实验室里开设的显性课程,而是充分关照一切可以利用的课程资源。此次课程改革全面学习体验工作小组任命专门任务小组研究课外活动和合作课程(co-curriculum)的关系以及它们和课堂教学的关系,研究如何扩大学生艺术和公共服务的机会,如何通过研究学生课外活动和合作课程选择加强学术课程的供给。许多学生声称,课外活动更能实现小组合作学习和个性化学习。今后,哈佛将更加重视思考本科生校园生活(住宿制和课外活动)与本科生教育之间的关系。哈佛大学的课程改革把课堂教学和课外活动加以整合,二者双管齐下并驾齐驱,共同为实现培养目标发挥作用。我国高校对校园文化建设重视不够,课外活动接受多重领导,政治色彩较浓,自上而下落实上级文件精神的多,自主开发的少,活动的类型少且不够深入。不少学校没有处理好自主和管理的关系,要么管的过多过死,要么过于放任自流。
  最后,把握时代脉搏,适时转移重点
  哈佛大学历次课程改革都有侧重点,1869年的选修课改革强调赋予学生自主选课的自由;1919年的集中分配制改革强调必修课程和选修课程的平衡;1945年普通教育改革强调培养自由社会的公民,树立西方价值观,重点是人类文化遗产和变革;1978年的核心课程改革强调赋予学生探索知识的途径;21世纪的课程改革目标是培养全球公民,强调课程跨学科的综合性和灵活性,强调教育国际化和科学技术教育的作用。每次改革都对时代特征和社会发展大趋势进行了透彻分析和整体把握,对教育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进行了科学论证,适时调整了教育使命和培养目标。

作者:张家勇 张家智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06年第1期)

Copyright © 2013 复旦大学本科教学信息网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 邮编:200433 电话:(86)021-6564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