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60年“三次改革”
发布时间:2006-03-10                                   浏览次数:337

11月16日,美国哈佛大学举办了一场由师生共同参与的“通识教育论坛”,为哈佛大学历史上第三次通识教育改革征求意见。

  通识教育(General Education)是伴随现代研究型大学兴起而产生的一个概念。1880至1920年期间,一批基于学科专业化教育的现代大学在美国出现。通识教育就是针对专业教育“深而不博”的缺点提出的。1928年,美国芝加哥大学校长哈金斯提出,任何职业教育(商业、法律和医学在美国是职业教育)的应用部分,必须放在学术部分之后。在他的推动下,芝加哥大学取消了选课的专业要求,提倡文理兼修。所有专业的本科学习都以人文学科为主导,学生考试合格后方可选择具体专业。

  在哈金斯之后,通识教育成为美国精英高校的标准。

  1945年,哈佛大学出版了闻名世界的《自由社会中的通识教育》一书,由于封面是红色的,也被称作“红书”。书中指出,通识教育培养“完整的人”,需具备4种能力:有效思考的能力,清晰沟通思想的能力,能作出明确判断的能力和辨识普遍性价值的能力。通识教育课程包括人文学科、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三大领域。

  在实际操作中,通识教育遇到了一些困难:专业教师传授导致“宽度不够”,教学方法以讲授为主导致师生互动不够等。

  1978年,哈佛文理学院院长洛索夫斯基提出“核心课程”的通识教育。他将通识课程分为6大类:文学与艺术、科学、历史研究、社会分析、道德思考、外国文化。这一轮改革,不再对课程的内容作具体规定,而强调让学生掌握通用的治学方法和思维方式。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社会的变迁,这种“通用的思维方式”受到来自多方面的挑战:比如文化的多元化等。哈佛大学在“核心课程科目表”中称:“虽然每门通识教育课程的题目不同,但他们所重视的思想方法是一致的。”可是,即使是同属“社会分析”大门类下的3门课——《经济学原理》、《心理创伤》和《城市变革》中,也很难在它们之间找到共同的思想方法。

  针对上述问题,哈佛大学文理学院在去年建议将现有的“核心课程”改为“必修课程分布范围要求”(Distribution Requirement),并在正式实施前征求全校师生意见。

  哈佛大学通识教育委员会建议,新的通识教育应做到:1.给学生更多自由选择通识教育科目,鼓励学生在感兴趣的专业领域进一步探索;2.鼓励专业系的教师打破学科界限,为非本专业的学生提供可接受的通识课程;3.组建一批新的、交叉性的通识教育课程。这些改革着重让学生了解一些基本命题、概念性的知识框架和方法。新课程包括人文艺术、社会研究和科学技术内容,还特别强调,学生必须熟练掌握一门外语,并有国际化的经历。目的是培养“国际社会的公民”。

(《人民日报》2005-11-25)

Copyright © 2013 复旦大学本科教学信息网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 邮编:200433 电话:(86)021-6564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