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07:改行改行,惊起一滩鸥鹭
发布时间:2012-05-16                                   浏览次数:174

原本平静的四月,我旦却因为轰轰烈烈的转专业令大量的同学如愿以偿,喜上眉梢。所以,在文章开头我们应恭喜柳露、殷家伟、周旭、朱意书转专业成功。

然后,作为我班拥有最多转专业经验及最奇葩转专业方式的人(转专业经验来自于我探访的学长、辅导员、校教务处、院系教务处;奇葩方式就是不学原专业课),下面我来谈谈对于转专业的看法。首先,我个人必须得大大吹捧一下复旦的转专业政策,虽然我对外校的转专业方法不是很了解,但我估计基本都比较困难且繁琐;而复旦的转专业则是操作简单,过程简单,并且如同很多老师所说学校不会刻意刁难你的,所以很多同学都能如愿以偿(请54经院吧)。我觉得这种制度的安排很符合我旦通识教育的核心,也符合我旦自由的精神内核,更是给中国综合类一流大学设立了榜样。同时这也是信任的体现——是复旦对于各个院系的信任,相信各个院系都有足够的吸引力吸收学生,也相信复旦的各个院系都是能够出人才的;也是学校对于我们复旦人的信任,她相信我们的决心与能力可以使复旦百花齐放,所以先无偿的赐予了我们机会。但是必须说的是,大类招生必然会慢慢扩大,而现在大类和转专业就发生了一定的冲突。等到了未来大类更加大时,是否意味着大一下学期的转专业只能变为“文跳理”“理跳文”的状况呢?反正从现在来看,大类和转专业已经存在了一些冲突,所以希望校领导能及时发现这些问题并做出一些调整,将这两条自由道路共同打通。

其次,究其实质,转专业是一个纠错的过程,这个错的起因很多——包括高考分数,自招的志愿顺序,调剂等等。我们大多数人过经历过十几年不能自由选择的填鸭教育,所以我们中的大多数在对大学对专业完全没有概念的时候就匆匆进入了大学;即使也有很多人原本有着对于大学和专业五彩斑斓的憧憬,大学的现实却给了他们迎头的一击。这里不能说复旦的不好,是整个大学制度本身就存在着一些问题。科研与教学孰轻孰重,这个问题一直围绕在学生、教授、领导心间,各有各的看法,故两者的权重只能因时因地而异。对于大学教育,这里我只是用了自己片面的看法,我希望大学能够更加注重教学(可能是我自身还沉浸在高中教育的漩涡里)。回过头来说纠错,复旦给了我们纠错的机会,但是她不可能放纵的我们一直犯错,所以转专业只能有一次,如果我们不能仔细分析出自己的错或分析出自己的对,而盲目地使用了这个纠错的机会,那会不会就是一错再错?(个人比较惭愧,当初还没完全想清楚就做出了决定,不像柳露、朱意书一样深思熟虑考虑周全;虽然自己对转进的专业暂时没什么大的不满,但还是太年轻了)所以,在我们感谢复旦给我们这么珍惜的一次纠错机会时,我们更应该思考:在未来那个复杂混沌的社会里,还会有人给我们珍贵的纠错机会吗?如果没有机会,那接下来的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最后,我想谈一下追求。追求是我们从小谈到大的东西,但是当我们褪去童年时的青涩,没有了“等考上大学再说”等借口时,我们很有必要去寻觅一下自己心中的追求。但是,浮躁的现实社会会影响我们的追求,因为在转专业上还是存在着所谓的冷门与热门专业的,而那些大热的专业很多都是浮躁的社会所需要的。专业虽然不一定影响你的追求,但是一个要陪伴你4年的专业会或多或少给你的未来制定了一个大致的方针,顺着这条原本你认为与追求偏离不大的方针,你走的越快越远,你和你的追求就越“天各一方”。从我个人来看,我至今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追求。这个模糊追求的来源是我个人不假思索无关利害的偏好,说出来就是解放我自己。而考虑到我的阶级本质,就我解放自己的方式大家大概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正是在我的追求渐渐成形即将破壳而出时,我就在害怕和担心,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也步入这个浮躁的社会时,是否已经忘记我现在写下的追求。世事无常,谁又能看到谁的未来呢?

Copyright © 2013 复旦大学本科教学信息网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220号 邮编:200433 电话:(86)021-65642222